【天堂鳥】

「天堂鳥是什麼樣的花呢?」女孩子名字叫許若秦,在百貨公司擔任專櫃小姐,這天晚餐還是一樣,吃完晚餐在員工休息室中,靠在男友秦若身上問著。

沒錯..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那麼湊巧,男孩的名字叫秦若,女孩叫若秦,正好相反,兩個人個性恰好相反,男生喜歡單獨活動,女生喜歡群體活動,可是兩個人會湊再一起,真的讓人很疑惑,當然…一樣在百貨公司設櫃的我…也很疑惑。

若秦是我在南京西路新光三越設櫃時候認識的女生,看起來很活潑,可是我經常看她在望著一個做成皮包掛飾的乾燥花,花朵已經剝落的很嚴重,不過依稀看的出來是一種很稀少的花朵。

花朵形狀很大,其實要做成乾燥花保存起來並不容易,問過很多花店,這種花朵叫做天堂鳥,產於南非,花朵大多是橘紅色,一般來說…數量並不多,而我看到的是一朵白色的天堂鳥。

這天晚上各家公司移動完櫃位,就提議來去唱歌慶祝,因為在競爭激烈的百貨業,每個櫃位之間並不是想像中的融洽,若秦是一家幼教器材的專櫃小姐,平日工作很正常,可是經常會在員工休息室中放空著。

這天我們幾個櫃位的人湊再一起跑到錢櫃唱歌,努力工作,下班喝酒唱歌,在精疲力盡的回家睡覺,是我們這群以專櫃維生的生活寫照。

若秦還是一樣的予很多人一起唱歌,顯得很開心,只是偶而我會看到她,一個人在看著那個掛飾,顯得有些出神。

人有時候引起傷心的,其實也就是那麼一首歌,或一個動作,那天若秦喝的很多,而現場就只有我不喝酒,當然只有我負責開車,送其他喝酒的”爛人”回家,若秦喝得很醉,等我送完其他人回去,正準備送若秦回家時候,發現她在望著車窗外流淚。

我沒有問她是怎回事,我等她哭完,然後給她一根菸,她不知不覺的開始說著她的故事。

(以下我記述寫下故事)

那年高中剛畢業,若秦打算先做一年,在考慮上大學,所以她就在朋友推薦下應徵百貨公司專櫃小姐,因為她外型不錯,所以很快的就去上班,初次接觸百貨公司,穿著制服她心中有些雀躍,逢人就問好,所以大家對她感覺也是不錯,很多老資格的專櫃小姐,都很照顧她。

一直到認識隔壁櫃上的新員工,就是秦若,他是個安靜的人,剛來時候兩個人的名字,經常被人配成對,久而久之,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兩個就開始偷偷的約會。

一開始他會在吃飯時候買飲料給若秦,下班時候會等她一起走,有時候會幫她打掃櫃位,其實兩個人在眾人看來已經很明顯了,只是她們還在裝作很生疏。

忽然有一天秦若忽然無故離職,而若秦根本不知情,一天二天三天他根本沒有跟她連絡,打給電話給他,也只是顯示關機,某天她終於忍不住跑去問別人。

他們只是跟她說秦若是忽然離職的,也沒多說什麼。

若秦整個人像被抽乾靈魂似的,她哭了很多天,直到某天吃飯時候,有個人送來飲料說要給她,還是平時她愛喝的,上面附上一張字條,是秦若給她的。

字條上寫著『希望她能夠多保重,因為自己有很重要的是要做,如果不能等…就分手吧!』

寫的簡短,也很殘忍。

只是從那天起,若秦時常會收到,秦若送的飲料跟禮物,她都只是冷冷地看著,然後給別人吃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若秦也認識了一個男生,男生也很照顧她,可是卻是從來不曾對她做過什麼親密的舉動,只是當她是好朋友。

那個男生有時候會做著跟秦若一樣的事情,在跟秦若一起時候相同的地方等她下班,買她平時喜歡的飲料,甚至連安撫若秦生氣的動作都一樣。

有時候看著這位男生若秦彷彿看著秦若一樣,畢竟是她的初戀,也是首次付出的愛。

她的心很痛,可是她開始發現,這位男生經常會拍著她的照片,而且從來沒見過他帶在身上,這點讓她覺得奇怪。

這天他被一個來櫃上的小男生逗著很開心,忽然看到男生又在拍著她,這時候她再也認不住,衝上去問他「你為什麼要拍我的照片,而且我也沒見你帶過,一連串的問題問著那個男生無話可說,這時候男生的手機響起。

男生接到電話,臉色一變,心情很沉重,他對若秦說「跟我來,你會找到答案。」

若秦看著男生,下定決心要跟著他去。

男生帶著若秦來到一處北投的別墅,環境很清幽,走到裡面一間房間,若秦手發抖地緩緩打開那扇門。

一打開她見到牆上無數她的照片,都是她的照片足足貼滿天花板跟牆上,其中最大幅的照片是她笑著最開心的時候照的,也是她跟秦若第一次出遊時候照的。

若秦這時候才看見房間床上躺著秦若,身旁掛滿管線,一旁的機器上沒有跳動的光線…他頭上的紗布隱約還看得出血跡。

「秦…若..」若秦臉色蒼白弱弱的喊了一聲。

「我弟弟在之前發生車禍,在之前還可以說些短暫的句子跟手部動作,但是剛剛在家中照顧她的護士打給我說….弟弟…他已經失去意識…前不久已經…過世。」

若秦看著床邊的白紙,上面寫著都是若秦的習慣、喜好、還有一切喜歡跟生氣的動作。

他看到秦若手上的幾張白紙,上面筆跡潦草,只有短短幾句話『若秦..喜歡人家在早上打給他跟她說早安,這樣會讓她一天精神很好。』

『如果能夠不讓妳哭泣,我會告訴你,我不再愛你,但是我的淚水已經告訴我,我放不下妳,所以是的… 我.愛.妳……愛…..過…….妳…..我…很幸…。』

來不及寫的”福”字就此斷了。

這時候秦若哥哥拿出一個包包的掛飾,上面是一朵白色的天堂鳥,做工很粗糙,但是卻很有心。

其實眼淚在若秦踏入時候,已經流了…看著天堂鳥,若秦逐漸回想起她跟秦若最後一次約會說的話「天堂鳥是什麼樣的花呢?」「我喜歡白色的天堂鳥~人要想要啦~。」

其實故事我只能寫到這….因為後面,我也不太記得…,我當時只有停下車,默默地抽著菸,旁邊哭泣的聲音,聲聲的在刺激著我的淚腺…。
【完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n1111ken 的頭像
nn1111ken

麻糬噎到

nn1111k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