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餓鬼】

我是一個企劃,一份薪水還可以的工作,但又不能算太多,緊張又不算太緊張的日子,日復一日,看著牆上的時鐘,又快到下班的時間,今天,晚餐要吃什麼?昨天吃剩的水餃,排骨飯,行,我已經吃了好久,想換一點不一樣的,想著想著,一陣吼聲迎面而來。

「你!上班的時候發呆」

他大概罵了我半個小時,他是我的主管,我一天中有個幾次要受他羞辱,但是他就是不會叫我滾,他看著我老是受女職員歡迎也會不舒服吧!

我一直是辦公室中女生的夢中情人,但是久而久之我也沒感覺了,我長的還不錯,常常經過有女職員跟我示好,也經常在路邊撘訕女孩子

下班了,走在一慣熟悉的街上,沒什麼特別的,今天經理在罵什麼,我根本不想記起,不過,我最近有了新的目標 ,那家新開的麵店,有一個好漂亮的工讀生,我最近都會去那邊吃麵,也不知道是喜歡那邊面的味道,還是喜歡那個工讀生,我知道她也喜歡我,因為有時候無緣無故麵中多了一顆滷蛋,所以我每天都會去吃碗麵再回家。

這天,我有點害怕,害怕看不到她,我東張西望看了看,老闆堆滿笑容問我要吃什麼?

我慌慌張張說了:「叉燒麵、黑白切!」

她端來我的食物,一碗叉燒麵,一碟黑白切,當然我的麵還是比較多,切的東西也比較多,她偷偷望著我,隨後又害羞低著頭走開,她長的很漂亮,絕對是我所見過最美的,不施ㄧ點胭脂,卻散發出淡淡清香,全身一股書卷氣,眼神憂鬱讓人好想疼惜她,有幾次我問老闆她從哪裡來? 老闆也說不上來,他對她的一切不了解。

只說她來了之後,生意不知好上幾倍,所有人都好像衝著她來似的,麵好不好吃已經不是重點,她坐在那裡洗碗,動作優雅的像一首詩,所有的碗塊在她的洗滌中,似乎都閃耀出光芒,所有的人,都在看著她,她也不吝惜讓別人欣賞,只是默默的做著她的工作,而我,她簡直是美的化身,我連多看她一眼都覺得奢侈,她是那樣完美,只是她的美已經深植我的腦海。

付了錢,回頭望望她,又是一陣滿足,她抬起頭對我笑了笑,我相信,這世上真的有一見鍾情,真的有。

每天開始每天想她,而且,漸漸的,我的興趣轉變成看著她。

腦袋一秒都不能失去她,那一天,麵店老闆告訴我,她要走了,因為她要從學校畢業了,她也要回家了。

不能,我不能讓她走,那我怎麼辦?好不容易找到我的菜,我不能就這樣算了,那天我拿著一束花,我一定要跟她表白。

她從街邊走來,我說出我想跟她交往,她羞澀的點了點頭,我興奮的緊緊摟著她,力道逐漸加大,她感覺不對開始掙扎,我的力氣漸漸加大,深怕她叫出聲音,我勒住她,直到她再也不動。

「乖喔!不要叫!我會好好疼妳!」我神情瘋狂的勒住她的脖子,直到她舌頭吐著好長,我不捨的親吻她的舌頭。

就像其他女人一樣,我將她裝入一個大塑膠袋,我拖著她,走進我的房間,將所有的東西準備好,我就像殺豬的,先把手切下來,再把腿分成大腿小腿腳踝分成三部份包好,我想這三部份可以用滷的,我花了好大的功夫終於把她處理完畢。

等我把屍體分別裝好時候,卻發現她的頭不見了,我到處找,都找不到,我好餓,打開我的冰櫃,我今天要吃些什麼呢?一打開,有東西滾了出來。

喔!是我上一個女友的頭,她也是這麼美,我吃了好久,把碎肉做成水餃,里肌部份做成排骨,大腿跟小腿跟內臟滷起來,吃了好長一段時間,我才去找下一個食物,不行,好不容易又找到這樣漂亮的食物,我一定要找到她,畢竟,她,我已經吃完了。

我低頭一下,哈!找到了,她不就在這裡嗎?

可是剛砍下來的女孩的頭顱,忽然惡狠狠的看著我,她一口咬著我的手,一旁的前女友的頭也咬著我的腿。

我心一橫,想著,你吃我,我也吃要吃你們!我開始啃著她的腿,她的手,而她們吃著我的頭,喝我的腦漿,漸漸的我飽了,因為我漸漸想睡了,他們一動也不動了,我想他們也……飽了。

「本台消息,住在武昌街一男子,凌晨八時,被房東發現死在屋中,而發現原因是屋內傳出陣陣惡臭,上樓查看,現場有2顆頭顱,其他部位已不知去向,廚房橫臥一無頭女子,氣絕多日,身體被分屍數塊,法醫研判男女雙方死亡時間超過一個月,男子死時,正咬住自己的手,全案由警調單位進行進一步的調查」
「劉飽杰在現場報導」

呵呵呵…今天要吃什麼呢?
(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n1111ken 的頭像
nn1111ken

麻糬噎到

nn1111k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