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四】完

這時阿翰的臉孔,漸漸的由泛紅轉為蒼白。

眼睛也因為充血而變化為通紅。

他一步一步的走向2樓夢萍房間。

直到走到門口停了下來。

他不停的喃喃自語的說「不能走...不能走..」

他試著扭轉門把『喀喀!』發現鎖上了..。

阿翰冷笑了一聲「哼!」拿出來備用鑰匙一轉。

門開了!

發狂的野獸四處蒐索。

但是.....夢萍呢?

房間內只有空蕩蕩的床,衣櫃和一些家電,還有....那只不准他動的....箱子。

阿翰逐漸走向箱子,沉重的腳步聲踩在地板上發出『扣!扣!』的聲音。

可是他越靠近箱子心中恐懼就莫名上升。

神智也就越清楚,直到手碰觸到箱子的時候,一陣寒意讓阿翰整個人恢復正常。

「我...我怎麼又發作了呢?不是早就...結束了..」阿翰自言自語的說。

「夢萍怎麼不在房裡?可是也沒有看到他走出去啊」。

阿翰看著箱子,心中越發著一種恐懼。

因為....他感覺到...箱子...是在呼吸著!

箱子!活的?

活的物體是會呼吸,有思想的,箱子只能裝東西,充其量也只是一件工藝品,怎可能會呼吸呢?

「這....這箱子 的觸感實在是」阿翰心中想著一件事..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「還是先回房吧!免得夢萍發現!」阿翰連忙把房門關起來下樓。

第二天早上,阿翰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夢萍是不是在房裡。

『叩..』阿翰敲著門。「...夢萍,你起床了嗎?」

「咦!不在,奇怪跑去哪了?」阿翰奇怪著。

阿翰下樓正走向廚房時,發現到夢萍在後面空地中,眼神一直看著地下,阿翰心中一驚!

連忙跑到外面

「夢萍!你在那作什麼!」阿翰大喊著。

只見夢萍緩緩抬起頭來,兩眼充滿恨意看著阿翰。

「夢....萍...你..」阿翰看著夢萍的眼神....感覺....這....是夢萍嗎?

「阿—翰—!你昨天是不是跑到我房裡」夢萍用一種極陰沉的聲音詢問著阿翰。

「我....我....是....不是...我....不是故..意的!」阿翰結結巴巴的說。

「哼!你感違反我們的約定」夢萍瞪著阿翰。

「而且............你!還敢碰"他"」夢萍忽然大叫著衝向阿翰。

「夢萍住手!住手啊!」阿翰拼命著阻擋夢萍發狂的攻擊。

一陣扭打後~阿翰好不容易把夢萍制服住。

可是身上也是傷痕累累,阿翰把夢萍抱回客廳。

「夢萍!你冷靜一點!可以嗎?」阿翰把夢萍牢牢壓制住詢問著。

「放開我!你這隻豬~!我要殺了你!殺了你!」夢萍凶狠的表情咒罵著阿翰,好像非把他生吞。

「我不是故意進去你房間的,你冷靜一點,我是有苦衷.」阿翰解釋著。

「好~你先放開我..我不會在動手」夢萍深深的吸一口氣說。

「好,我放開你」阿翰說。

阿翰先把四周可以丟的物品丟在遠處,警惕著緩緩放開夢萍。

「夢萍,你昨天晚上不在房裡怎知道我進去過,而且還知道我碰過箱子」阿翰看事情已經被看破索性就攤開來講。

「哼!我怎不在房哩,我一直在裡面」夢萍憤恨著說。

「你在房裡,你胡說..」阿翰大吃一驚的反駁說。

「我沒胡說,我在房裡,而且我也知道你在空地裡埋的東西」夢萍冷冷的說。

「我...空地...埋.東西...啊!你~知道些什麼!說~你知道些什麼!」阿翰衝過去抓住夢萍吼叫著說。

「別急~我跟你說個故事」夢萍冷冷的表情,手一推把阿翰把的身體往後一退。

『以前,有一對男女朋友,女的十分的愛著對方,為了他把打工的錢都給了他,還為了他墮胎,甚至還騙家裡說有要補習把錢都給他,可是...男的卻視為理所當然,還把錢拿去交其他女朋友,後來...被女方知道了,雙方在租的地方裡攤牌,男生只有說了一句話,(錢~!我已經用了,就算剝了我的皮也還不出來,而且我們也在一起過,所以...要分手還是繼續你自己拿主意吧!)說完他就轉身想走,一點也不在意女方的感受,同時...也沒注意到,女生手中..隨手拿起的.....刀子~!』

「夢萍...你說的事,該不會是...你..自己的..事吧!」阿翰聲音發顫的問著。

「別急~!我還沒說完..」夢萍冷冷的說。

『當他轉身想走的時候,女生眼中含著淚水問他,難道你都沒有感到一絲的愧疚嗎?』

「你猜他怎回答啊!」他只說...你給的我還嫌不夠,愧疚!每次做愛我也讓你高潮了不少次,算一算我們也應該是打平吧!

「哈~!哈哈哈~!他居然這樣說,哈哈哈~!」夢萍發狂著笑著。

「後來...」阿翰只說了兩個字..。

『後來,我就把手中的刀子,再他轉身想走的時候,一刀刺進他的背部,一直刺..一直刺..一直刺到他的血流到沾滿我的手,我的身體~看著他慢慢的抽蓄...死去,可是他騙我好多錢跟感情喔~他有說過欠我的即使剝了他的皮也還不了,所以....嘻~~!我就剝了他的皮跟骨頭,皮做成外箱,骨頭磨細做成箱子支架然後做了箱子,這樣他就永遠~永遠~離不開我了啊!』夢萍用極溫柔的語氣說著。

「所以...那個箱子....是....是.....」阿翰嚇到話都說不完整。

「恩~你猜對了,他就是那個箱子,而且我到晚上都會睡在裡面,跟他說話,所以..我知道你進來,知道你碰過....阿~翰~」夢萍嬌聲說著。

「那你怎知道我在後面埋了....埋了....」阿翰結巴問著。

「一個女生的屍體是不是啊!阿翰啊~你也太不小心了,你埋屍體時也都不埋好..螞蟻蒼蠅一堆弄得我都睡不好」夢萍聲音越來越溫柔。

「其實,至從跟你去沙灘回來時候,我就知道。你~跟我是同一種人,同樣的葬心病狂,同樣的~氣味,我們實在是~~天~生~一~對~啊!」夢萍嬌柔的聲音對著阿翰說著。

「我不是故意殺他的,我不是故意的,我控制不了我自己..我...」阿翰渾身發顫著蹲坐在地上。

『當初,我買下這房子,原本是跟我女友一起住,原本是相安無事..可是,至從住在這我不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有了另一個的人格,漸漸的從會摔東西,看見她會覺得他背叛我...我...我...』阿翰手頭抱著痛苦,蹲在地上。

「阿翰,這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從今已後我們在也不分開了,永遠都不分~開了~!好不好~」夢萍柔聲著安慰阿翰。

並且雙手環抱著他的頸部,阿翰乖乖的靠在夢萍的身上,雙方都沒發現夢萍跟阿翰擁抱交錯的眼中,雙方瘋狂和.......................殺意!!。

* * *

幾個月後,因為阿翰的公司看他1個禮拜沒來上班,打電話又沒人接,來到他這才發現...2個屍體。

警方到現場勘驗後發現,雙方各中60幾刀,經過各種研判最後由楊日松法醫由死者身上刀傷深淺方位判斷,死者是互相砍殺而死,而且警方在後院也發現一具死亡多時的女屍。

可是當楊日松法醫一看見房子的瞬間發現,這間房子..他不只來到一次..每次來這只有驗屍...。

當警方、記者眾人要離開的時候,一陣風吹著樹上的葉子,響起樹葉摩擦的聲音,據說..當時很多人都彷彿聽到..從屋子的方向傳來聲音說『再來誰要當我的房客呢?嘻...嘻....』。

【全篇完】

後記

根據楊日松法醫回程時候跟一位記者說「我不知道誰還會進去住淡水那棟靠海有著美景的房子,可是我知道我一定還會去那驗屍..直到我退休為止。」

PS.我寫完這篇時候..音響無緣無故開啟,CD盤就在我眼前出來...進去..電源也自動開啟...很給她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n1111ken 的頭像
nn1111ken

麻糬噎到

nn1111k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